365bet体育在线平台:真君子大丈夫:道家文化对周恩来的影响

By | 2020年7月14日| 0 Comments

核心提示: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看法与此类似,他确认毛泽东性格的各条经纬线没有能像周恩来那样编织成一个整体。

在扮演错综复杂的角色和人物中,很少有人能像周恩来一样,在思想上和行动上都应付裕如。

而周恩来却可以扮演这些角色中的任何一个,或是毫不犹豫地将这些角色糅合在一起。

在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中,有不少人通晓中国传统文化,而周恩来和毛泽东又最为突出。

周恩来幼承庭训,求学期间又刻苦自励,对博大精深的国学涵咏默会,故对于儒、法等传统学派均有精到的体悟。

但中外人士谈及周恩来与传统文化的关系时,大多十分强调儒家文化对他的影响,这方面的言论实在是不胜枚举。

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指出:周恩来的教养,来自孔子的修身、平天下的君子和上等人应具有的品德、宽厚、决心和刚毅。

不错,周恩来生长在一个儒家教化深厚的家庭,青年时代强调诚意、注重人格力量,主张待人处事要端赖良心,特别富于道德践履精神,因此很容易让人将之与儒家内圣外王之道联系在一起。

周恩来的许多优秀品质如积极人世、仁慈厚道、清廉俭朴乃至忍辱负重,确也能从儒家文化这个庞杂的思想体系中找到渊源。

但我认为,仅仅专注于从儒家文化的角度去解读周恩来与传统国学的关系是远远不够的。

实际上,周恩来对道家文化的研究和体悟也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道家文化对他的影响和启示决不在儒家文化之下。

周恩来在青年时代就对老子哲学怀有非同一般的敬意,甚至有明显的扬老抑孔的思想倾向。

春秋时代,是中国文化的轴心时期,那时社会秩序失范,于是异说竞起,各展风姿。

周恩来在解释孔、老哲学产生的原因和用意时说:且孔氏亦值是时,倡仁义之说,学者风从,几移完域。

老氏际此,其不入于孔者几希。

然老氏固明哲者,周都授礼之日,未尝不嘉孔氏之志。

惜所言未尽脱于羁挚,所行又多限于绳规,乃不得不超乎世俗,为忿世嫉邪之言,守真返璞,勿逾分作私利之争,宁退让保故有之我。

弃礼灭义,岂无因而发哉?

老子比孔子年长20岁左右,曾经为周王室守书,又经世变,对成败祸福之道体悟极深。

在周恩来看来,老子的明哲之处,就是他知晓孔子所言未尽脱于羁挚,所行又多限于绳规的局限性。

换句话说,就是儒学明于知礼义而陋于知人心,不知道仁义出,大道废;智慧出,有大伪。

鉴于当世人假仁义以济私,恃斗衡而犯禁的乱象,老子不得不站出来发抒己见,但目的无非是促世人醒悟,回到知雄守雌、见素抱朴的正道上来。

耐人寻味的是,周恩来特别强调:那种认为老子主退让便是失去了竞争之旨的观点是肤浅的,因为既然一味主退让,老子又何必为道德五千言,与孔氏争学理之长短哉?

鲁迅曾在一次演讲中透辟地指出,凡文章都关乎人事,一个人既然写诗文,就可以知道他于世事未能忘情,譬如墨子讲兼爱,杨朱讲为我。

墨子讲兼爱当然要著书;杨朱就一定不著,这才是真正的为我。

因为一旦写出书来给别人看,便成为为人了。

周恩来与鲁迅一样,不愧为英雄巨眼。

他认为老子既然著书,就表明老子于世事未能忘情。

老子倡无为之说,实际上是仍欲以此治天下。

于是,早年周恩来将老子的生存常道与赫胥黎的天演竞争并提,确认它们掌握了天地生化、人事演变的真谛。

在他看来,世界上的各种学说中,对生死存亡阐发得最为通达的,无过于老子和赫胥黎。

这两家学说,一派主竞争,看似有如冰炭不同炉,实则二氏固未为冰炭,实一而二,二而一也。

吾子殆未之深思也。

周恩来深思后的见解是,实际上是想做到无不为;老子讲柔弱,而柔弱却可以胜刚强,却无坚不摧;舌至柔,但齿落而舌存;老子崇尚谦冲处下,但谦冲方能受益,如江海为川谷所归。

这便是老子所谓明道若昧、进道若退的精义所在。

退让与竞争看似矛盾,实际上却有某些相通之处。

对于周恩来的见解,他在南开的国文教师深有同感,评论道:凡作文必有一段不可磨灭之识,若拾人牙慧,不越宿而腐矣!

并称赞周恩来能将老、赫二氏救世之心,识解迥不犹人。

旅日期间,周恩来又在日记中写道:我但期望我的思、行三者,能顺着进化的轨道、自然的妙理去向前走。

将自然的妙理与进化的轨道并称,恰恰是周恩来以前将老子的生存常道与赫胥黎的天演竞争并提的旨趣之延伸。

正因为早年便对老子哲学有过浓厚的兴趣和较深的研究,所以周恩来后来与人谈论老子哲学时也颇能驾轻就熟。

1939年,他在故乡绍兴与《战旗》杂志社的曹天风有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

曹天风说:道家思想对于革命、对于社会改造虽然无用处,但对于个人修养却是有帮助的,能使自己过好黄金关,美人关。

这时周恩来反问道:道家最精彩的话是什么?

曹天风一时回答不上来,周恩来笑着说:生而不有,长而不宰,大概是道家最精彩的话了吧?

从老子五千言中选出这十二字作为最精彩的话,显然是比较推求的结果。

虽然周恩来在20世纪30年代才讲这番话,但这个认识应当说在青年时代便形成了,因为生而不有,长而不宰正是道家自然主义宇宙观和人生观最为集中的表达。

《道德经》云:道生之,长之育之,养之覆之,为而不恃,是谓玄德。

这就是说,虽然道使万物产生、发育、成熟,但又不据为己有,不主宰它们。

所谓不有、不宰,即不以有为有。

功成而弗居,是以不去。

正因为有而不有,所以才有有。

老子在这里阐述的本来是一种自然主义的宇宙观,但它却可以转化为一种崇高而智慧的人生观,周恩来正是这样做的。

谁都承认,周恩来有着儒家、墨家那种积极入世、励志勤苦的精神,对世界、对人类有脱不开的情缘。

他像他所推崇的诸葛亮那样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但我们只要仔细寻味便可发现,周恩来又呈现出一种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的特点。

他对名利得失的超然和淡泊,使他格外地能够忍受劳苦乃至屈辱,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了自己的光和热,给世人留下了深厚的遗爱。

人们往往惊叹他做入世之事的专注和投入,却很少去考量在这种态度的背后还有何种精神底蕴。

生而不有、长而不宰最能传达出周恩来人生哲学的神韵和境界。

他在青年时代就乐于为公众服役,但这种服役绝没有什么功利色彩,而几乎是出自道德上的绝对命令。

在成为职业革命家以后,生而不有、长而不宰与共产主义理念在周恩来的头脑中产生了共振效应,从而使他一步一步地迈向人格的巅峰。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发现,周恩来在谈到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成就时,总是把聚光灯的焦点只对准毛泽东一人。

他对任何宣传他个人的形式和内容都加以劝阻。

江苏淮安县委多次提出,要在他的旧居所在地办个纪念馆,他始终没有同意。

周恩来对功劳缄口不言,但对错误却公之于众。

他说:错误要逢人就讲,既可取得同志的监督和帮助,也可以给同志以借鉴。

1961年,有次周恩来在上海与文艺界人士座谈时,有人提议他把自己丰富多彩的一生写成一本书,他笑了笑说:如果我写书,就写一生的错误,这可不是卢梭的《忏悔录》,而是让活着的人都能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在党内,周恩来做检讨的次数恐怕是最多的,他动辄讲自己过去特别是民主革命时期的某些错误,以致陈毅元帅后来都有了厌倦之感,说你那点事我们都知道了,用不着再说了。

有意思的是,文化大革命后期,毛泽东曾特意将《史记汲郑列传》推荐给周恩来阅读。

汲黯、郑庄在汉武帝时皆位列九卿,而且都服膺道家思想,习治黄老之术。

也许是毛泽东赞赏汲黯、郑庄不谋私利、忠心辅国的品德,认为他们与周恩来的为人有某些共通之处,所以才将他们的传记推荐给周恩来。

1973年3月26日清晨,周恩来致信毛泽东:凌晨读史记汲黯、郑庄列传及太史公曰云云,愧未能及。

事实上,周恩来比起汲黯、郑庄来,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他的一生充分体现了不以有为有,所以才有有的人生哲理和大无大有的辩证法。